综合新闻

西华师大胡锦矗教授入选“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美南充人”

“大美南充人”先进事迹报告会在南充市委会议厅举行

作者:邓静 审核:周勇来源:宣传部 日期:2018年12月13日 阅读:

为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进一步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充分发挥先进典型的示范引领作用,12月13日上午,南充市委宣传部、市文明办联合举办的“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美南充人”先进事迹报告会在南充市委会议厅举行,西华师大胡锦矗教授入选“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美南充人”。胡锦矗教授的学生、生命科学学院青年教师黄燕作为讲述人,倾情讲述了老师的感人事迹。精彩的宣讲引起了听众的情感共鸣,现场频频响起热烈的掌声。

 

胡锦矗:研究“国宝”的“国宝”

撰稿人:邓静   讲述人:黄燕

 

 

每天早晨,在西华师范大学的校园里,总能看见一位满头银丝的老人,他穿着棉布鞋、拎着一个帆布包,神采奕奕、步履从容地走进生命科学学院大楼的工作室,开始他一天的工作。他就是今年已90岁高龄的大熊猫专家胡锦矗教授。

1972年发生的一件大事,把胡锦矗的命运和大熊猫紧紧联系在了一起。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周恩来总理宣布赠送给美国人民一件隆重的国礼,这就是来自四川省宝兴县的大熊猫"玲玲"和"兴兴"。当年4月26日,当"玲玲"和"兴兴"乘专机从北京抵达华盛顿国家动物园时,受到8000名美国观众的冒雨迎接,开馆与观众见面第一个月,参观者就多达100余万。“熊猫外交”打破了中美外交的坚冰,显示出不同寻常的意义,以后来访华的各国政要都想要大熊猫。

“我国到底有多少大熊猫?”没有人能给出准确答案。1973年,国务院召集四川、陕西和甘肃三省大熊猫产区召开座谈会,决定弄清野生大熊猫的真正数量。而这一艰巨的任务落到了胡锦矗身上。1974年,45岁的他受命进入四川卧龙。他组建了一支30人左右的四川省珍稀动物资源调查队,组织和领导全国第一次大熊猫野外调查研究。

野外如此辽阔,上哪儿去调查呢?大熊猫独来独往,分布分散,嗅觉灵敏,能发现数公里外的异动,往往人还没有靠近,它就一溜烟不见了。大熊猫粪便是野外能够采集到的最直接素材。胡老师决定从粪便着手。不同大熊猫的粪便,受制于竹节的长短、粗细、咀嚼程度而各不相同,通过比较,可以了解大熊猫的大体年龄、种群数量、活动范围及规律、成长史、发情期等。胡老师发明的这套方法后来被命名为研究野生大熊猫的“胡氏方法”。

历时4年,一份20多万字的《四川省珍贵动物资源调查报告》出炉,调查行程9万公里,确认野生大熊猫约有2400只。

在胡老的记忆中,当时的卧龙一带,是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人在其中行走,很多时候都只得手脚并用。9万公里,全靠深一脚浅一脚地趟出来。一次,胡老师在青川县摩天岭独自追踪熊猫,突遇暴风雪,从早晨到深夜,他连续走了14个小时。就在命悬一线的时候,他举起信号枪朝天射击,“砰”的一声,七八里外的同事们循着信号赶来,找到一个冻僵的“雪人”。等他从昏迷中醒来,看见所有的人都围着他哭泣……

一天,调查队在汶川县草坡原始森林中迷了路,一个个渴得心慌。“不能让队员牺牲在森林里!”胡老师四处寻觅,发现不少泥炭藓,使劲一挤,水滴滴答答掉了下来。“嘿!有救了!”大家边走边找,陆续收集到两饭盒泥水,“倒点米,混着泥水,煮了一顿充满土腥味的米饭。整整五天,我们就靠泥炭藓里挤水煮饭,走出了绝境……”

一路何等艰辛,胡锦矗他们要在雪地上爬行才能细细辨认熊猫的足迹;竹林深处,倾听熊猫把嫩竹嚼得嚓嚓作响的声音;大雪初霁的早上,钻进熊猫用身体挤出来的竹林“隧道”,积雪会从头上脖颈上灌下来,把棉服冻成冰甲僵硬,咔嚓作响……

基于胡锦矗科研团队的调查情况,国务院批准了将卧龙自然保护区由原来的2万公顷扩建为20万公顷,也正是因为他的调查报告,青川县的唐家河从一个伐木的林场变成了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此外还批准建立宝兴蜂桶寨、北川小寨子沟、马边大风顶等5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大熊猫等多种濒危野生动物及时有效地得到了拯救。

1980年,中国与世界自然基金会合作,在卧龙建立“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20世纪3位最杰出的野生动物研究专家之一、著名动物学家乔治·夏勒带领着许多外国专家正式进驻胡锦矗建立的世界上第一个大熊猫野外生态观察站——“五一棚”。

要和外国专家一起工作,同事们建议他去买一身衣服。在商场试穿的时候,脱下外套,售货员非常惊讶地看见这个南充鼎鼎大名的大专家里面的衣服却打着补丁。

说起当时的艰苦,四川省林业厅野生动物保护处原处长、曾经多次到过“五一棚”的胡铁卿记忆犹新。“我们甚至连野外监测用的笔记本都买不起,监测时就用几张纸记录,而照明用马灯,一晚上下来,鼻孔都是黑的。”

多年以后,夏勒依然挂念这位中国大熊猫研究专家:“他打了厚实的羊毛绑腿,用来防水和防寒,脚上却只穿单薄的球鞋,我在心里记下,要设法替他争取到靴子。”

当他的学生问老师野外的生活觉得苦么?胡老师回答道:“我们和熊猫同住一条河,同喝一江水,保护熊猫就是保护人类自己,即使艰苦的野外生活,也是一种快乐和满足。”

上世纪70年代中期,岷山地区缺苞箭竹大面积开花,有人主张将大熊猫迁往湖北神农架,胡锦矗经过详细考证,写出《大熊猫东迁宜慎重》科考报告并被国家科委采纳,避免了不必要的大熊猫迁徙。

上世纪80年代,宝兴盐井汪家沟发现了一具因寄生虫病而死亡的大熊猫尸体。当大家都望而却步的时候他忍着恶臭仔细地解剖,从中取出了2336条蛔虫。于是,大熊猫研究史上有了第一个关于蛔虫病的详细记录。

2005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官员来到四川,就大熊猫栖息地申请作为世界自然遗产进行考察,作为随行唯一一位动物专家,胡老师近乎完美的介绍,为“申遗”成功增添了一块很重的砝码。

2007年,胡锦矗因为对大熊猫保护方面的杰出贡献,获得了世界自然基金会的最高奖项—— “自然保护贡献奖”。

由于胡锦矗对大熊猫保护作出的巨大贡献,他也被誉为中国大熊猫研究第一人、国际公认的大熊猫生态生物学研究的奠基人和“中国大熊猫研究的第一把交椅”,他被称作研究“国宝”的“国宝”。

那些年胡锦矗长期在野外工作,一年就只有春节回家待几天。胡老师的女儿很想念爸爸,舍不得让爸爸走。年幼的女儿就想了一个办法,用线把爸爸的手拴在床头,这样爸爸就不能走了。面对女儿的不舍,胡锦矗把更多的爱给了大熊猫,留给家人的是长长的牵挂和思念。

胡锦矗不仅把爱给了大熊猫,也给了他的学生们。1983年,胡锦矗开始带研究生。对学生,是毫无保留地倾囊相授,生怕学生不成才。为让学生了解得更形象,他把收集的标本、彩色照片和原色图片,制作成百余张教学幻灯片,一张一张讲给学生听:大熊猫有依水习性,就在它们主要栖息地引出地下泉水,供它们冬季饮用;牛羚有嗜盐的习性,可在臭水沟的“臭水”处修建蓄水池蓄存“臭水”,既可让它们和水鹿饮用,还能起到预防疥癣虫病传染的作用……

而当他的学生并不容易,必须上观察站,睡窝棚。白天跋山涉水采集样本,晚上,就在窝棚里上理论课,或是在炉火旁,用有限而易破的纸张记录野生大熊猫的生态习性。

胡老师上课是学生们一天当中最累最紧张的时候。因为他一上课,连续三四个小时不休息。有一次,正当胡老师给他的研究生们上课,突然鼻子大量流血,血止不住,学生们都吓坏了,说老师您去医院吧,去看医生,胡老师没有,他抓起一把卫生纸,塞到鼻子里,继续给学生上课,这一上又是三个小时不休息。

2001年,70多岁的他跟学生魏辅文一道去宝兴蜂桶寨考察,胡老师在蜿蜒、陡峭的山路上稳稳地留下一个又一个脚印。登上山顶之后返程,同行的几个年轻人已疲惫不堪,而他意犹未尽。在头道坪的一个山窝里大家清理腿肚子上的蚂蟥,“一根,两根,三根……”,胡老师一边数蚂蟥一边看着腿肚上的淋漓鲜血,哈哈一笑:“我血压高,蚂蟥吸点血,正好可以帮助降血压呢!”也许正是这种豁达、乐观的生活态度,才使他在野外研究中经历了常人不能想象的艰辛与磨难,翻越了人生一座又一座高峰。

对学术永怀赤子之心的人,永远年轻,永远让人热泪盈眶。时年已80高龄的胡锦矗,还亲自带着学生到野外去观鸟,前面有一条深沟,他一跳就过去了,吓得学生们一身冷汗,他倒毫不在意。给研究生上兽类学的时候,80多岁的他依然和往常一样,自己一个人在标本室爬上爬下,寻找各种要用的标本。

野外的学习考察生活异常艰苦,学生们又是长身体的年纪,胡老师心里心疼。每次野外考察回来,胡锦矗都自掏腰包带着一帮学生“下馆子”,给学生们补充营养。逢年过节,也总是把全体学生叫到家里聚餐。而这个惯例,一直坚持到现在。

“胡老师就像父亲,总是把温暖传递给我们。”现任西华师范大学化学化工学院党委书记的李艳红还记得,2000年购买住房的时候,总共需要四万八千块钱。那时她刚参加工作,没多少积蓄,东拼西凑,还凑不齐买房子的钱。没想到正发愁的时候,胡老师不知道从哪知道了这件事,平时省吃俭用的他立马就把自己多年攒下来的钱送到了李艳红家里,解了李艳红一家的燃眉之急。

有人说,论胡教授对大熊猫研究的贡献,他如果在北大、川大这样的名校,会有更加令世界瞩目的影响。可惜他却从未想过离开南充前往繁华热闹的大城市发展。外界问他为何甘愿偏居南充这样一个川北小城搞研究呢?他总是说小地方也能干大事情,小地方也能干成大事情。几十年间,胡老师培养出来的动物学工作者有上百名。他的学生包括中国科学院第一位保护生物学院士、中科院动物研究所副所长魏辅文,为青藏铁路设计藏羚羊通道的杨奇森,成功促使长江江豚升级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海洋兽类专家杨光、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最年轻的熊猫专家张泽钧等等。

面对学生的成就,胡老师常常说,学生也是我的老师,学生送我的书我都要仔细阅读它,就看他们在我的基础上,有哪些突破,这也是一个很大的安慰。培养学生是我最大的收获,读他们的书也感觉分享了他们成功的喜悦。“学生的成功,就是做老师最大的幸福。”

如今,胡锦矗已至耄耋之年,身体仍然硬朗,能熟练地使用电脑、手机。为了不给学校和女儿添麻烦,胡锦矗总是每天7点左右就出门,乘坐公交车到办公室上班。最近他在忙着把以前手写的资料和一些照片扫描成电子档,最新的一本书已经在印刷了,即将与大家见面……

这,就是胡锦矗教授平凡而伟大的点点滴滴。为了国家的教育事业,为了生物学的发展,仍在不知疲倦、兢兢业业地工作着,他为我们这些后辈,树立了一座爱国奋斗、建功立业新时代的不灭明灯!

 

更多图片信息请关注西华师范大学今日官方微信全文推送: “西华师大胡锦矗教授入选‘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 ·大美南充人’”

 

责任编辑:邓静

code